当前位置:主页 > 成功案例 >

海报直击丨云南滇池违规别墅拆除 涉事项目曾评

时间:2021-08-27 11:16 作者:admin

  日前,生态环境部公开通报云南昆明长腰山过度开发严重影响滇池生态系统完整性问题。滇池南岸长腰山约92%的土地被房地产开发项目蚕食,长腰山基本丧失了生态涵养功能,更有部分项目直接侵占滇池保护区,挤占滇池生态空间。

  5月9日下午,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在长腰山看到,现场多台破拆机等设备持续作业,正对滇池面山的二级保护区内建筑进行拆除。

  涉事古滇名城鹿鸣谷区域别墅业主王兵(化名)告诉记者,他于2019年购买的房子本打算近期开始装修,看到滇池问题被曝光后,于9日下午来到拆除现场观望,决定“装修先缓一缓,整改完了再说。”

  9日下午,记者在长腰山看到,蓝天白云之下,滇池之畔,古滇名城项目别墅、洋房林立。这在生态环境部通报中被指为“大量挡土墙严重破坏了长腰山地形地貌,原有沟渠、小溪全部被水泥硬化,林地、草地、耕地全部变成水泥地”。长腰山90%以上区域挤满了密密麻麻的楼房,整个山体被钢筋水泥包裹得严严实实,基本丧失了生态涵养功能,长腰山变成了“水泥山”。

  王兵在2019年购房前,已来古滇名城看过多次,起初他感觉此处位置偏,可能没有较大发展空间,“那天又过来看,其实做决定也就几分钟,也是看中了这里的自然风光。”

  最终,王兵斥资400万买了约300平的别墅现房,购买后两个月交房。此次通报后,他特意研究发现,他所在的鹿鸣谷区域位于长腰山三级保护区。

  王兵说,鹿鸣谷有300多户业主在一个群里,随时在群里共享长腰山的整改动态。他本人也持观望状态,暂时不敢动工装修。

  王兵说,此次通报涉及的滇池二级保护区内建造的别墅,在他购房时还未开发。“当时说那边不建了,但后来又看到开建了,我甚至还有点后悔,毕竟这边的风景更好,能看滇池。”

  王兵称他之前没意识到昆明诺仕达企业(集团)有限公司违规开发的问题,因为房产五证齐全,他自己的房子在购房不久后就拿到了房产证。

  同一天下午,在古滇名城的房产中介李晓(化名)在不断向来往游客等推销房子。但她透露,她现在不敢推荐古滇名城的房子了,主攻附近其他楼盘,“万一拆了怎么办?买主和我都麻烦。”

  据李晓介绍,面向滇池的区域,四联排别墅500万起步,双拼1200万起步,独栋2400万起步,“观滇(池)和不观滇(池),价格上肯定有区别。”

  李晓说,古滇名城的楼王别墅曾标价1.99亿,占地800平左右,坐在家里就可以看滇池,“但是不卖了。”

  王兵也向记者证实了李晓的说法。此外,网络上目前仍能看到多个探访此别墅的视频。某房源平台称,该别墅带具有收藏价值的收藏品,带私家泳池,看滇池一览无余。

  李晓说,5月2日,她看到有拿摄像机的人来古滇名城,以为在拍宣传片,对方告诉她,“你们还在卖啊,明天房子就不在了。”

  2021年1月卫星地图显示,长腰山90%以上区域已被开发为房地产项目,长腰山变成了“水泥山”。生态环境部图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披露,5月2日,云南省委书记阮成发、省长王予波率队对滇池保护治理昆明市立行立改工作进行现场督办,提出要加快推进管网和污水处理设施建设,尽快把入湖污染负荷减下来;要坚决整治长腰山过度开发,尽快恢复生态功能;要举一反三,全面规范滇池的保护治理。随后,昆明市投入1700多人开展整改,对滇池面山二级保护区内建筑进行拆除。

  李晓笑称,有人刚买房就成了"拆迁户"。李晓和王兵都听到传言称,拆违赔付比例是1:1.3,在购房款之外额外赔付30%。不过截至发稿,记者尚未获得权威说法。

  开发古滇名城的昆明诺仕达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是云南本土企业。官网显示,其创立于1992年6月6日,员工一万余人。集团现经营业务涉及文化旅游产业、养生养老产业、翡翠珠宝、零售商业、国际酒店、餐饮娱乐、茶产业、殡葬园林、房地产开发、商业地产运营、健身等十一大产业。

  企查查显示,诺仕达注册资本12760万元,其大股东为任怀灿,持股比例46.19%。

  记者注意到,文化和旅游部官方微信公号“文旅之声”显示,诺仕达创始人任怀灿曾入选2016年中国旅游十大新闻人物,彼时将其形容为“民营旅游领跑者”——由诺仕达建设运营的“七彩云南古滇文化旅游名城”项目是云南省委、省政府确定的2015年“二十大重点项目”之一,也是滇池治理环境改善的重要项目,预计总投资600亿元。诺仕达因对旅游产业贡献突出,获评首届“中国旅游产业杰出贡献奖——飞马奖”。

  2016年也是古滇名城的高光时刻。2016年8月18日,由云南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主办的“最云南·新发现”2016云南特色旅游新地标评选活动颁奖典礼举行,古滇名城被评为“2016云南特色旅游新地标”。

  然而讽刺的是,此次生态环境部通报称,2016年7月第一轮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就曾指出,诺仕达集团建设的有关项目侵占滇池一级保护区。但晋宁区及诺仕达集团不仅没有认真吸取教训,反而变本加厉,在滇池一级保护区毁坏生态林建设了一条沥青道路,并陆续在滇池二级保护区限制建设区违规开发建设房地产项目,至2018年7月第一轮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时,已在二级保护区内建成167栋别墅,占地293亩,建筑面积10.8万平方米。

  而《云南省滇池保护条例》(2013年版)规定,滇池一级保护区禁止新建、改建、扩建建筑物和构筑物;二级保护区限制建设区只能开发建设生态旅游、文化等建设项目,禁止开发建设其他房地产项目。

  生态环境部还指出,2018年7月第一轮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指出,《云南省滇池保护条例》对二级保护区内允许建设的生态旅游、文化建设项目界定不明确,导致一些旅游地产项目“打擦边球”。2018年11月,云南省人大常委会修订通过《云南省滇池保护条例》,规定在滇池二级保护区限制建设区可以建设健康养老、健身休闲等生态旅游、文化项目。诺仕达集团“借坡下驴”,更加肆无忌惮,随即打着健康养老产业的幌子,在滇池二级保护限制建设区内又继续开工建设437栋别墅,共计占地1242亩,建筑面积40万平方米。据调查,这些别墅的房屋不动产权证“权利性质”一栏为“市场化商品房”,单套网签备案价在218~2992万之间,并非对外宣称的健康养老项目,实际是以健康养老产业之名,行房地产开发之实。

  此外,生态环境部指出,除前述位于滇池二级保护区的房产项目外,2017年至2020年间,诺仕达集团还陆续在长腰山三级保护区建设209栋别墅、294栋多层和中高层房地产项目,共计占地1891亩,建筑面积174.4万平方米,整个长腰山被开发殆尽。

  生态环境部分析认为,当地党委、政府政治站位不高,在滇池保护治理上态度不坚决、行动打折扣,标准不高、要求不严,只算小账、不算大账,只算眼前账、不算长远账,没有正确处理好发展与保护的关系,没有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滇池。昆明市迟迟不按《云南省滇池保护条例》要求编制出台滇池保护规划,导致滇池保护长期无“规”可循,滇池“环湖开发”“贴线开发”现象愈演愈烈。云南省相关职能部门履职不到位,未及时指出并制止滇池长腰山等区域的违规开发建设问题。

  此次生态环境部通报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跟进刊文,人民日报旗下侠客岛更拿出秦岭违建案撰文批评称“滇池别墅被中央督察组点名,难道忘了秦岭的教训?”

  5月2日,云南省委书记阮成发、省长王予波率队对滇池保护治理昆明市立行立改工作进行现场督办。阮成发、王予波实地察看了古滇名城破坏生态环境问题整改情况和铭真高尔夫球场侵占滇池一级保护区整改情况,召开会议听取有关工作情况汇报。

  5月4日,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程连元,昆明市委副书记、市长刘佳晨率队对古滇名城项目长腰山片区过度开发问题进行现场督察。程连元、刘佳晨实地察看、现场督办古滇名城项目一、二级保护区已建和在建项目及水军府项目整改情况,研究具体整改措施。

  当地媒体披露,滇池面山二级保护区在建项目开始拆除的同时,面山绿化、植被恢复工作正同步开展。

  此外,公开报道显示,连日来,云南省、昆明市多个会议研究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指出问题立行立改工作。其中,5月9日,第十三届云南省人民政府第107次常务会议召开,会议强调,要把滇池保护治理作为生态文明建设的“一号工程”,针对存在的突出问题,实施全面整改、全面清理、全面管控、全面问责,做到违建必停、必拆、必修复、必问责,要把环湖湿地全面管控和保护起来,做到不砍一棵树、不建一间房。

上一篇:专题片:云南教育厅原副厅长有别墅却住集资房

下一篇:相关产品推荐_装修大连娱网棋牌